欢迎您!
主页 > 香港六合宝典开奖现场直播 > 正文
科研成果转化需要一本“明白账”
日期:2021-10-25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作为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和全国自然科学与高新技术的综合研究与发展中心,建院以来,中国科学院时刻牢记使命,与科学共进,与祖国同行,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为己任,人才辈出,硕果累累,为我国科技进步、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更多简介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于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创建于北京,1970年学校迁至安徽省合肥市。中科大坚持“全院办校、www.47343d.com所系结合”的办学方针,是一所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兼有特色管理与人文学科的研究型大学。

  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始建于1978年,其前身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国科大实行“科教融合”的办学体制,与中国科学院直属研究机构在管理体制、师资队伍、培养体系、科研工作等方面共有、共治、共享、共赢,是一所以研究生教育为主的独具特色的研究型大学。

  上海科技大学(简称“上科大”),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共同举办、共同建设,2013年经教育部正式批准。上科大秉持“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培养创新创业人才”的办学方针,实现科技与教育、科教与产业、科教与创业的融合,是一所小规模、高水平、国际化的研究型、创新型大学。

  当今,通过促进成果转化工作,发掘中国科研自身螺旋式上升势能,发挥我国理工科人才培养规模巨大的“燎原”优势,真正把科学家的内生动力激发出来,不仅是解决国家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的必由之路,而且是实现经济双循环、“双碳”目标的必然选择。

  但在梳理当前成果转化工作过程中,笔者发现一些与时代要求不相符的问题,当前迫切需要一本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明白账”。

  成果转化中知识产权的主权不够明确,问题由来已久。尽管国家奖励给科研人员的比例越来越大,甚至达到80%~90%,但在具体的制度与执行层面上仍然存在问题。

  比如,当某一项目涉及人数较多时,如何实现奖励举措的公平、公正、合理化,从而能够体现各方的贡献,特别是在符合规定的前提下体现管理层的贡献,急需法律制度规范与保护。

  成果转化过程中,许多问题往往与人员奖励机制、知识产权权属及保护、转化各项流程规范有关,亟须加强政府引导,进一步完善政策法律法规来规范这些行为。国家开展的知识产权赋权的试点工作也需要加快速度,总结经验,全面推开。

  另外,科技成果转化是市场经济的行为,科技成果价值多少只能通过市场化的交易行为得到体现。如果不将顶层设计做好,解决好科技成果这种无形资产的所有权、使用权和收益权的划分问题很难找到最终的解决方案。

  通常,成果转化主体为科研院所、大学、新型研发机构,利益的分配主要在科学家、企业家、投资人和中介之间进行。如何建立四者之间的交易结构,保证相应的利益,需要在政府的规范引导下,发挥各自在技术研发、推广、对接、评价、交易中的作用。

  目前,现有的制度只是在有限的范围解决了某些特定问题,要想完全打通成果转化全过程、全链条的制度障碍,建立劳动、知识、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机制,有效促进国内创新循环的形成,就需要算明白以下“小账”。

  首先要突出“前端专业人才是基础”。人才是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要素之一,成果转化各个阶段需要不同类型人才。

  科研人员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前端的研发,后端资源的对接与企业孵化和发展,交给专业的经纪人和联络人。在成果转化中地方政府、企业、院所各方关注点不一致,存在利益点断层,归根结底是“小账”算不明白。积极推动各类参与主体培育一批科研人才、管理人才、融资人才、销售人才,突出前端人才的培养,提高相关人员待遇,打好成果转化中的人才基础。

  技术走向产品以何种方式为好?目前都是在不断地摸索。我们经常看到的是,研究所成果转化团队(科研人员)成立公司,并掌控公司的经营权。但事实上,科研人员往往只善于处理技术问题,并不具备驾驭资本市场的思维与经验。

  专业化的中介可以帮助一些单位解决成果转化从0到1的难题,解决成立企业后缺乏专业化管理的问题,避免科研人员自己对接,缺乏专业化而错失发展良机,解决成果转化人员在单位办理相关手续流程长的问题,节约宝贵的科研时间,保护他们的积极性。

  但目前的问题是,由于多种原因,特别是对技术服务机构和服务人员的价值认知不足,导致中介专业化程度不高,未能形成系统的专业人才培养体系。需要建立独立人事考评机制,明确科技中介人员的地位与价值,给予足够的利益保障。

  一项科研成果转化,除了与科研项目团队密不可分,不能忽略项目支撑团队人员的付出。目前,大学、科研院所都设有成果转化处或知识产权管理处,主要负责科研成果转化过程中的诸多细节工作。工作涉及面广、人员少、工作量大,是科技成果转化服务过程中面临的共性问题。

  而更为突出的矛盾是,科研成果转移转化的收益绝大多数归项目团队,并没有很好地与支撑服务团队“利益均沾”。这直接影响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人员的积极性,使其缺乏工作的动力。

  因此,建议出台相关政策,让成果转化的服务人员从科研转化中获得奖励,完善系统考核机制,实现多方共享科研成果商业化的“果实”。

  当前,市场对水平高、专利价值高、附加值高的“三高”科技成果的需求足够大,但各地建立的技术交易市场仍不完善。

  科学家在成果转化过程中,首先要对自己的技术做好定位,清楚了解技术并不是成果转化链条的全部,它还需要与诸多其他因素结合。

  因此,我们鼓励科研院所联合企业研发行业关键技术成果,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共同搭建科研平台、按照“互惠互利、各得其所”“按投资比例分成”“按劳分配”三个原则完善产学研利润分配机制,打造一套完善的成果转化体系,实现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无缝对接,提高成果转化效率,进而推动创新向更深层次发展。

  相关统计显示,成果转化一般为10年左右,这期间充满了不确定性,风险极大。

  因此,要通过制度设计鼓励风险投资机构参与到风险企业的持续发展中,打通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的协同。比如,大学、科研院所、新型研发机构成立小的基金平台,服务单元级项目,分散风险。对一定规模的企业再融资等活动给予专业指导,进一步完善企业风险防范工作联席会议制度。

  科研成果转化中这些“小账”算清楚了,才能保护各方积极性,才是对成果转化真正的促进。

  成果转化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转化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利益问题,扯不清、理还乱,总有法律和规制暂时达不到的地方。怎么办?这就需要我们站在新发展格局的视角,去看大局,去算“大账”,既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勇气和情怀,又必须在法律、制度上保障每一份力量都获益,绝不让老实人吃亏。

  总之,科研成果转化既要算“大账”,也要算好“小账”,还要允许有一点“糊涂账”。有了这本“明白账”,一切工作才能井然有序,才会有活跃的成果转化市场,才能有效促进社会经济的繁荣与发展。

  当今,通过促进成果转化工作,发掘中国科研自身螺旋式上升势能,发挥我国理工科人才培养规模巨大的“燎原”优势,真正把科学家的内生动力激发出来,不仅是解决国家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的必由之路,而且是实现经济双循环、“双碳”目标的必然选择。

  但在梳理当前成果转化工作过程中,笔者发现一些与时代要求不相符的问题,当前迫切需要一本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明白账”。

  成果转化中知识产权的主权不够明确,问题由来已久。尽管国家奖励给科研人员的比例越来越大,甚至达到80%~90%,但在具体的制度与执行层面上仍然存在问题。

  比如,当某一项目涉及人数较多时,如何实现奖励举措的公平、公正、合理化,从而能够体现各方的贡献,特别是在符合规定的前提下体现管理层的贡献,急需法律制度规范与保护。

  成果转化过程中,许多问题往往与人员奖励机制、知识产权权属及保护、转化各项流程规范有关,亟须加强政府引导,进一步完善政策法律法规来规范这些行为。国家开展的知识产权赋权的试点工作也需要加快速度,总结经验,全面推开。

  另外,科技成果转化是市场经济的行为,科技成果价值多少只能通过市场化的交易行为得到体现。如果不将顶层设计做好,解决好科技成果这种无形资产的所有权、使用权和收益权的划分问题很难找到最终的解决方案。

  通常,成果转化主体为科研院所、大学、新型研发机构,利益的分配主要在科学家、企业家、投资人和中介之间进行。如何建立四者之间的交易结构,保证相应的利益,需要在政府的规范引导下,发挥各自在技术研发、推广、对接、评价、交易中的作用。

  目前,现有的制度只是在有限的范围解决了某些特定问题,要想完全打通成果转化全过程、全链条的制度障碍,建立劳动、知识、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机制,有效促进国内创新循环的形成,就需要算明白以下“小账”。

  首先要突出“前端专业人才是基础”。人才是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要素之一,成果转化各个阶段需要不同类型人才。

  科研人员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前端的研发,后端资源的对接与企业孵化和发展,交给专业的经纪人和联络人。在成果转化中地方政府、企业、院所各方关注点不一致,存在利益点断层,归根结底是“小账”算不明白。积极推动各类参与主体培育一批科研人才、管理人才、融资人才、销售人才,突出前端人才的培养,提高相关人员待遇,打好成果转化中的人才基础。

  技术走向产品以何种方式为好?目前都是在不断地摸索。我们经常看到的是,研究所成果转化团队(科研人员)成立公司,并掌控公司的经营权。但事实上,科研人员往往只善于处理技术问题,并不具备驾驭资本市场的思维与经验。

  专业化的中介可以帮助一些单位解决成果转化从0到1的难题,解决成立企业后缺乏专业化管理的问题,避免科研人员自己对接,缺乏专业化而错失发展良机,解决成果转化人员在单位办理相关手续流程长的问题,节约宝贵的科研时间,保护他们的积极性。

  但目前的问题是,由于多种原因,特别是对技术服务机构和服务人员的价值认知不足,导致中介专业化程度不高,未能形成系统的专业人才培养体系。需要建立独立人事考评机制,明确科技中介人员的地位与价值,给予足够的利益保障。

  一项科研成果转化,除了与科研项目团队密不可分,不能忽略项目支撑团队人员的付出。目前,大学、科研院所都设有成果转化处或知识产权管理处,主要负责科研成果转化过程中的诸多细节工作。工作涉及面广、人员少、工作量大,是科技成果转化服务过程中面临的共性问题。

  而更为突出的矛盾是,科研成果转移转化的收益绝大多数归项目团队,并没有很好地与支撑服务团队“利益均沾”。这直接影响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人员的积极性,使其缺乏工作的动力。

  因此,建议出台相关政策,让成果转化的服务人员从科研转化中获得奖励,完善系统考核机制,实现多方共享科研成果商业化的“果实”。

  当前,市场对水平高、专利价值高、附加值高的“三高”科技成果的需求足够大,但各地建立的技术交易市场仍不完善。

  科学家在成果转化过程中,首先要对自己的技术做好定位,清楚了解技术并不是成果转化链条的全部,它还需要与诸多其他因素结合。

  因此,我们鼓励科研院所联合企业研发行业关键技术成果,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共同搭建科研平台、按照“互惠互利、各得其所”“按投资比例分成”“按劳分配”三个原则完善产学研利润分配机制,打造一套完善的成果转化体系,实现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无缝对接,提高成果转化效率,进而推动创新向更深层次发展。

  相关统计显示,成果转化一般为10年左右,这期间充满了不确定性,风险极大。

  因此,要通过制度设计鼓励风险投资机构参与到风险企业的持续发展中,打通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的协同。比如,大学、科研院所、新型研发机构成立小的基金平台,服务单元级项目,分散风险。对一定规模的企业再融资等活动给予专业指导,进一步完善企业风险防范工作联席会议制度。

  科研成果转化中这些“小账”算清楚了,才能保护各方积极性,才是对成果转化真正的促进。

  成果转化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转化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利益问题,扯不清、理还乱,总有法律和规制暂时达不到的地方。怎么办?这就需要我们站在新发展格局的视角,去看大局,去算“大账”,既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勇气和情怀,又必须在法律、制度上保障每一份力量都获益,绝不让老实人吃亏。

  总之,科研成果转化既要算“大账”,也要算好“小账”,还要允许有一点“糊涂账”。有了这本“明白账”,一切工作才能井然有序,才会有活跃的成果转化市场,才能有效促进社会经济的繁荣与发展。